老闆一句工作效率不佳,就能扣勞工薪水?

小梁在敏捷公司擔任送貨員,不管風吹日曬雨淋,穿梭於大街小巷,將貨物於規定時間內送達到指定地點是他的工作。

對小梁來說,辛苦工作就是為了等待發薪日的到來,但這次小梁卻一點也開心不起來。從小梁的薪資單可見,這個月的工資整整被公司扣了將近七千元。

像這樣未經員工同意就扣薪是合理的嗎?
 
直接、全額給付原則
依照勞基法第22條規定,工資應全額直接給付勞工。但法令另有規定或勞雇雙方另有約定者,不在此限。
 
另外,我們還可參考最高法院85年度臺上字第2681號判決:本薪是員工依工作、職位所得支領的固定給付,除了晉升或按年資、職業技能調整外,不因工作效率而有所增減。

而本薪以外的津貼、獎金或加給,則為輔助薪資,但不論本薪或輔助薪資,只要具有對價性之經常性給與,無論名目為何,皆為工資之一部分。
 
被不當扣薪,可請求給付工資
敏捷公司提出監視器畫面,主張小梁於工作時間前往妻子開設的早餐店幫忙,擅離工作崗位數小時,導致工作效率不佳,公司才會於當月薪資中每日扣減其1小時基本薪,並減半工作獎金。
 
該法院認為,監視器所拍攝為單一畫面,沒出現在監視器畫面中未必表示小梁在該期間確實有未執行公司交代事務而擅離職守之情形。
 
公司單憑監視器畫面就認定小梁整個月都擅離工作崗位而逕自扣薪,未依勞動契約給付薪資,小梁可依法請求敏捷公司給付短少的工資。
 
雇主不得預扣工資
法院最後判敏捷公司敗訴,但老闆還是覺得小梁在送貨期間,有偷偷到妻子的早餐店幫忙。
 
為避免其他員工跟風,老闆想到一個對策,就是請小梁每抵達一個送貨地點就拍照回報公司,並規定每個月先預扣兩千元工資,若小梁都有確實回報,無偷懶之嫌,則會將兩千元還給他。小梁是否可以對這項規定提出異議?
 
依勞基法第26條規定,雇主不得預扣勞工工資作為違約金或賠償費用。
 
而所謂的預扣,指的是在違約、賠償等事實尚未發生,或其事實已發生,但責任歸屬、範圍大小、金額多寡等未確定前,雇主預先扣發勞工工資作為違約金或賠償費用。
 
因此,除非敏捷公司於工作規則或勞動契約中載明並和小梁達成共識,否則雇主不可為了達到殺雞儆猴的效果,擅自預扣小梁工資。
 
如有任何勞資問題,歡迎撥打諮詢專線0968-807-525。

工作量超出負荷?你可以這樣做!

雅妍擔任會計工作,工作內容為審核訂單、沖銷帳款、開立發票、製作請款單等事務,這份工作雅妍已做了六年多,期間內無不善盡本分。
 
近日因為客服人員相繼離職,雅妍被公司負責人要求除了原本的職務外,必須再另外承接客服人員的工作。
 
儘管公司願意多給付兩千元薪資,但暴增的工作量壓得雅妍難以喘息,所以她向公司表達不願接受這個要求,沒想到公司竟以不服工作調度為由將其免職。
 
因為同事離職,就得一人身兼多職嗎?不同意主管指令而遭資遣,可以如何主張權益?
 
勞動契約須經雙方協議
公司為節省人事成本,常見把員工一人當多人用,然前提是必須事先告知勞工,並與其達成合意,方為合法有效。

依勞基法施行細則第7條規定,勞工應從事之工作、工資調整及勞資權利義務有關事項,應於勞動契約中約定。以雅妍的情況來說,公司未與她商量,便逕自將客服事務交代她負責,像這樣單方面增減或變動工作內容,應可視作變更勞動契約。

實務上有法院見解指出,工作相關事項為勞資雙方互相商議討論而成,在勞動契約成立後,資方如因業務需要而變動工資、勞方之工作場所及工作有關事項時,除勞動契約已有約定,應從其約定外,資方應依誠信原則為之,否則,應得勞方之同意始得為之。(最高法院77年度台上字第1868號判決)

錢少事多工時長
法院審酌後認為,會計與客服兩者工作內容迥然不同,公司要求雅妍兼職客服人員,雖有承諾每月會多給付兩千元薪資,但和增加的工作量相比未必對應等量,認定公司對雅妍的勞動條件作不利變更。

勞基法具強行性,亦為勞動條件的最低保障,依勞基法第5條「雇主不得以強暴、脅迫、拘禁或其他非法之方法,強制勞工從事勞動」規定,所以公司不能以內部人事管理規章所載「應遵守主管指揮調派,予以協助」,主張雅妍必須接受兼職。

重返職位/重新出發
公司擅自變更勞動條件違反勞動法令,事後又非法解雇,對此,雅妍有兩個選擇,假如她希望能繼續原本的會計工作,那麼可以主張僱傭關係存在,聲請法院請求回復原有勞動條件;如果她不願再待在公司,則可依勞基法第14條第1項第6款規定終止勞動契約,並依勞基法第17條規定請求公司給付資遣費。

如有任何勞資問題,歡迎撥打諮詢專線0968-807-5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