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粗工到律師 – 人生經驗,造就法庭上的同理心(下)

我也曾恐懼、害怕,明白無依無靠只剩下自己的感覺、明白疲憊不堪,只想要放棄一切的那種痛苦、明白沒有人可以信任不知道還能相信誰的處境。所以我希望帶給社會與人們的價值觀是,無論在各種事件發生的前後,我們都能夠用同理心去同理彼此的處境,事情也許會發展的不一樣。更希望人們能夠理解、相信法律有其存在的精神、價值與意義。

從粗工到律師 – 人生經驗,造就法庭上的同理心(上)

我現在回頭想想,最大的方法就是要安靜,要靜下來往內心看。雖然我知道平常人遇到狀況的時候,是很容易不知所措的……,這跟很多人在找律師打官司的心情很像,因此我覺得「被同理」是很重要的,因為就跟我當時自己心理感受一樣,我覺得有被同理到,所以我會相信他的話,也因為相信他,所以我就覺得自己要去行動,有所改變。